您好,欢迎来到武汉极风云数据 !
  • 全国服务热线:4006-618-418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络安全资讯 感谢一直陪伴的你们!

极风云提醒您:谨防虚拟货币诈骗,注意网络安全

作者:      时间:2020-12-09 17:21:53
极风云以下文这个案例,向大家讲解最近热搜榜上的“虚拟货币”骗局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并提醒大家警惕这种“杀猪盘”!

2020年10月27日,B站UP主“王小七Fire”半夜接到自己母亲的电话,在电话中其母表现出惊慌失措的状态,经过一番询问,才得知原来她落入了一场“币圈+传销”的庞氏骗局。

原以为这就是一场散户被割韭菜的币圈常态,但随着深入调查,这会是一场可能涉及1800亿、诈骗上百万人的传销案。

up主的母亲有一位刘姓好友(下文简称“刘姨”),在2020年3月末疫情肆虐之时,由于一家人没有收入导致无钱进账、整日坐吃山空,造成一家人情绪都十分低落;4月初,一个来自她多年未联系的朋友微信消息在她死水般的生活中掀起一丝波澜,原来这位朋友想拉她做虚拟货币,并信誓旦旦地保证资金安全与稳定收益,起初刘姨因警惕性较强而拒绝了对方,说容自己再考虑一下,也许是这一句不明显的拒绝让对方燃起了希望,朋友对刘姨进行了死缠烂打般的电话、短信炮轰,跟她讲述这个虚拟货币“头寸管理”的好处。

所谓“头寸管理”,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虚拟货币交易,但他们不是在炒币,而是在做维护虚拟货币的工作:通过不断买入卖出放大交易量等各项数据,让数据整体呈现波状上涨的局面,由此吸引散户入局。在足够多的散户入局时,他们又组织性高价卖出,让数字货币跌落,此时散户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作祟;趁着跌落卖出,他们又在低价时阻止性买入,并再次不断组织性买入卖出推进币种增值,在恰当的峰值再次重复以上操作,以此不断收割散户。

朋友和刘姨直言,你就理解为他们是在割韭菜:散户是在炒币,而他们是在做一个井然有序的工作,他们接一些发币方维护虚拟货币的工作然后用组织性买入卖出的方式不断收割韭菜。

此时,兴高采烈的朋友还不知道,他们才是即将被收割的韭菜;同时,朋友跟刘姨拍胸脯保证资金安全,不断列举以下理由:

一、自己控制本金、周转金不用打给谁;就如买股票一样,钱放在自己的账户;

二、交易所不会倒闭:所有会员买卖都要被交易所收取千分之三的手续费,一个月能收取一到两亿的手续费——一个持续高收益的交易所是不会倒闭的;

三、放币方不会跑路:数字货币就如同股票一样,大量的套现是直接受到交易所监控的,需要接受非常严格的审核才能通行;

四、交易所作为他们的社区担保更加安全,他们社区每轮进行高频率的交易,每月产生的手续费超过六千万,他们不仅是交易所的合作方,更是交易所的超级大客户。交易所只有保证大客户的利益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

朋友不等刘姨反应过来接着说他们不是传销,传销是把钱拿出去了永远不可能还回来,而虚拟货币的投资在自己的账号里随进随出;也不是非法集资,他们自己的头寸都放在自己的电子钱包里自己控制而不是打到某个账号,当然也不违法,毕竟我国尚未出台数字货币的相关法律法规,法无禁止即可为,他们是自己的头寸,赚的是交易的差价;甚至朋友连网上的负面新闻都给出了直接答复,说着说着,朋友还向刘姨炫耀自己每月五万左右的收入。

刘姨因为严重的胃糜烂和房贷,在半信半疑下选择往里面投入了最低的入局本金两万,起初两万的本金每月都能轻松挣两三千,但此时的她尚未想到自己会被所谓的虚拟货币维护吞噬到几乎万劫不复。

入局的刘姨很快就尝到了甜头,与此同时,“这个项目非常安全”的观念也随着不断进账而越发坚固。窘迫的家境与严重的病痛则变成催化剂,让她对金钱的欲望愈发壮大。

头寸管理团队中有一个晋升机制:整体等级自上而下分为创始人、常务理事、理事、大群主、小群主、普通社员。普通社员每月两到三千,小群主每月收入一到三万,大群主每月收入五到十万,理事每月收入三十万以上,常务理事每月收入六十万以上,上不封顶。

创始人如今已经卷钱跑路。

在头寸管理分享会上,他们收入最多的常务理事每月收入一百零七万,而拉刘姨入伙的那位朋友每个月收入五万左右。想从普通社员变成小群主很简单,只需要拉十人入局,小群主可获得自己手下社员利润的20%;只要手下有超过两个小群主就可以自动升级为大群主;成为常务理事则要求手下有四个理事,以此类推。

刘姨对此蠢蠢欲动,但对自己能否拉来十个人没什么信心,因此也就作罢,直到五月份头寸管理高层称他们要搞一个五一活动,为期一个月,只要拉七人入局就能自动晋升为小群主,活动结束后自动恢复成十个人。刘姨的最后防线被击破,她开始不断拉人入局,好友打了个遍,但是入局率很低,恰恰这才是骗子们追求的结果:躺赚、动动手指就能挣钱的话术就是为了筛选出容易被洗脑的人的方法,为的就是尽快将不易被洗脑的群体剔除,以此来避免后期洗脑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不久之后,刘姨成功拉入一人,自从拉入第一个人之后,这项疯狂的拉人模式,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注定是无法停止的。

头寸管理团队在晋升机制外还有一个附加机制,假如一个开始拉人的社员A在一个月内不能达到十人,就不能成为小群主,如果其手下B开始拉人并成为小群主,则B不再属于A。

这就意味着,刘姨不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争取,还要和她拉进来的人比赛。当第一个人开始进入,沉没成本就开始不断飙升。

刹车逐渐失灵,她开始不断拉人入局,其中就包括up的母亲。当时刘姨找到她时已经拉了六个人,当up主的母亲加入后换来的便是刘姨成功升为小群主。第一个月收入一万的时候,喜悦与骄傲在刘姨心中爆开并逐渐开始吞噬理智,九月份时刘姨还去合肥参加了头寸管理人才培训,在会场中见到了那些年入百万的理事,甚至还有振臂高呼的残疾参与人,甚至创始人还去捐了一所希望小学让无数社员感动不已。

舞台上,这些创始人不断高声许诺为他们的事业安全担保,许诺大家一个光明又盆满钵满的未来。他们讲述了马云几十年前找保洁阿姨借钱的故事,这个故事被各种投机圈的人用来给别人洗脑,现在又被另一波人变成另一个版本。

这三天的培训其实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只是一遍遍地强调团队的重要性、资金如何安全、未来如何光明,但经过数十万上百万的真人真事分享,把会场所有人的情绪放大到极致,培训结束后所有参会者都充满干劲,更拼命地拉人,满怀憧憬地期待着自己年薪百万的人生新阶段。

此外,即便没有会议的洗脑式宣传,在晋升之后也会有每月团队成员35%的新增任务约束,假如没有达标就会罚款甚至出局,这就意味着刘姨必须继续马不停蹄拉人入伙。规章与被放大的欲望一起刺激着刘姨的神经,让她不断膨胀甚至走火入魔。如今,得知上当的她回忆起来才发现,自她拉第一个人入局开始,这场游戏就已经无法停止。

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禁止金融机构借入比特币。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而后关于虚拟货币的条例不断,19年12月27日证券监管委又颁布了《关于进一步防范“虚拟货币”交易活动的风险提示》。

现在发行的虚拟货币基本都演变自比特币。

什么是比特币?

比特币是一种最早的虚拟货币,以区块链为基础展开,因为它的匿名性、去中心化、交易成本极低等各种特点备受欢迎,尤其受黑产、洗钱等各类黑色行业欢迎。比特币交易量不断增大,但比特币数量有限,只有两千一百万枚。稀缺性加上高利用率,比特币迅速增值。由于比特币的算法抄袭起来并不困难,很多投机者就开始抄袭比特币,很快市面上就出现许多以比特币为基础的各类虚拟货币。自此,各种围绕虚拟货币的机制就开始野蛮生长,投机者将其视为获得爆炸性财富的契机。

事实上,自比特币诞生开始价格就翻了几番,如今一枚比特币的价值就超过十万人民币,以比特币为基础的虚拟货币以太坊成功成为市值仅次于比特币的虚拟币种。暴涨的价值吸引越来越多投机者入场。各大虚拟货币交易所遍地开花,形成类似股票市场的“炒币市场”。

但因为监管机制匮乏,新生的暴利行业注定与黑产、骗局、洗钱等各种肮脏挂钩,哪怕如今地位极高的各大交易所恐怕也不敢说自己的底子真的干净。

几日前,火币网与OK币两大交易所还传出财务被查、高层被带走的消息,而刘姨所做的头寸管理就是以火币网为跳板不断收割。

他们维护币种的方式就是,先把人民币(CNY)在火币网换成USDT,USDT是美国法币,1USDT=1USD,是一种稳定币种,类似于美元在世界上的地位:你想外汇出口,就要先把各种币换成美元再进行交易;虚拟货币也一样,先把人民币换成USDT,再充入自己需要的虚拟货币钱包中,而头寸管理的方式就是先用人民币换成USDT,再用USDT换成MARK交易所的MKC币。

据头寸官方所言,MKC也是一种USDT一样的价值不变的稳定币,作为买入其他币种的媒介;买入MKC后他们会再买入需要维护的币种。在MARK平台,他们维护的币种是TSN;而头寸管理的买入、卖出过程也非常神秘,十大创始人会在一个叫Sugram的软件专门发布操作指令,组织社员同时买入卖出。这个软件在平日谁都不能发言,交易命令发布后,次日就会被清空锁定不留痕迹。

就在这一系列神秘操作中,刘姨跟随头寸管理团队展开一波波收割。由于国内禁止,头寸管理团队中还弥漫着一种浓厚的爱国情怀:我们是在收割外国人、挣外国人的钱。

在收割的过程中,刘姨还经历过一次非常极致的收割。有一天他们在大规模卖出后,维护的虚拟货币直接从,3点多瞬间跌落至0.0001,按照刘姨的话说,所有散户的钱一下从数万变成了无限接近于0。这意味着整个收割过程的结束,只是刘姨永远也想不到,所谓3点多变成0.0001,只是创始人操控的数字游戏。

十月份时,刘姨的团队已经达到十六人,为了达到每月35%的增长目标她几乎把认识的人都打了个遍;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一次没有达到标准,当时焦急的她向之前拉她入局的朋友求助,朋友告诉她:你不知道吗,小群主可以加仓的,普通社员最多三万,但小群主可以追加到五万,你追加到五万也算一个名额的。于是刘姨咬咬牙把之前已经赚到的钱又全部投入其中;此时还差一人,她便找上了UP主的母亲,劝她再用别人的身份证开新户,这样每个月挣得更多。经过刘姨的死缠烂打,UP主的母亲再次入局两万,刘姨完成了她十月份的目标,而她的悲剧也开始初露苗头。

10月11日,MARK交易所突然宣布暂停交易,称要接受国家检查。底层社员骚动不安,刘姨的上层不断安抚、拍胸脯担保资金安全。直到十月二十几日刘姨再次登录MARK交易所,发现自己的数字钱包已经空空如也,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刘姨急忙向她的上级吴霞反映情况,吴霞竟然对此不知情;吴霞向她自己的上级求助,依旧不知情。

一股暴风雨开始在社员之间席卷。9月17日,苏州团队报警;其后,西安、河南、桐县以及最大的团队所在地厦门接二连三报警。

直到这个时候,刘姨才知道这个团队涉及如此多人,遍布全国、囊括100多万人、涉案金额高达1800亿;甚至有头寸管理高层说,这是亚洲至今最大的虚拟货币骗局,而从常务理事开始所有人竟全然不知情。创始人一声不响的卷钱跑路,剩下所有人全是受骗者。



免费客户服务热线:4006-618-418   027-87315200  87315211  业务咨询:15527777548    13260607300(微信同号)
业务咨询QQ:   欢迎光临老兵IDC 27325619   欢迎光临老兵IDC 81455950  欢迎光临老兵IDC 13640069   
技术支持QQ: 欢迎光临网盾科技 908624     技术支持电话:15307140247(微信同号)

极风云网盾运营中心地址: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华师园北路18号光谷科技港1B栋4楼

机房地址: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街五园路16号     鄂ICP备2020016614号-3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DC/ISP/云计算牌照编号:鄂B1-20160016  
Copyright © 2007-  武汉极风云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汉极风云大数据网盾运营中心